優敗劣勝的遊戲

 

此文題並無手民之誤或植字有錯,而是筆者對現行價低者得這投標制度的意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招標制度,無疑款式眾多,但純以價低者得的方法,似仍是主流。此法表面看來是最公允而廉宜,但執行之時,流蔽叢生,尤以政府運用之於專業服務方面為然。本文正就此作一探討,且看這是否一個優敗劣勝的遊戲。

不實際的假設

          價低者得的制度,原則上是 基於一些假設。一是專業服務的標準可以全部量化、二是工作的成果可以百份之一百規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且看實情,專業服務,很大部份是關乎心智的運用,精神的投入和處事的態度,很難量化。每項招標工程,雖曰大同,仍必有小異。而工作過程之中,更會有天氣變化,政情改動,環境更易等外在因素影響,工作的質和量,可能難以保持均衡,任何量化的估計,都難免失準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至於工作的規範,更是難以一一釐定。現代一般的標書,都必經多人細心撰寫審核,句敲字酌。一旦定稿,很少再有人敢於更易。凡屬同類工程的,便依足標準規範,全部引用。但一如上述,每一工程,難免大同小異。以此態度來規範同類的工程,正是犯了一部通書睇到老的毛病。統一規範的不切實際,例子俯拾即是,且舉地形測量為例,一般規範是在地面上每一特定的距離,便要測量這點的位置和平水。這可能適用於一些地盤,但亦有許多情況是因地形的變化,草木的障礙或是見拒於業權而不能進入該地等因素,要執行這規範,便會有困難。若就正常工序測量,可能只達百份之九十要求。欲求百份之九十五,氣力可能要加半,而達百份之九十八,則可能要加倍氣力。至於要達百份之九十九,氣力非要數倍不可,更不用說百份之一百了。是則測量不同的地域,但引用同一規範,其不實際之處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總而言之,絕對量化和規範是不切實際,是理想化的假設。因而價低者得的基礎,應有商榷。

制度缺點

          價低者得這制度的優點在於儉用公帑,是顯而易見。但其潛在的缺點,卻不宜忽視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其一是中標者風險大。此制度本意是按自由競爭的原則,讓願意賺取最低利潤者獲得報酬。但實質未必如此,己如上述,成本難以準確估計,在目前不景的環境下,競爭者維有冒著風險,作最低成本估計而投標,甚至因無工可開的情況下,以明知賠本的價錢投標。結果不是最低利潤者得,而是準備賠本最多者得。或曰這仍是自願的情況,誰管投標者的苦衷,只要是於政府(亦即納稅人的代表)有利,何樂而不為呢!

          這是只見其表面現象,想當然的結論。須知在賠本的情況下免強接標,做來難免草率,旦求接近最低規範要求便了,致令政府檢收時要多花複核及商討的氣力。結果政府的支出總和,未必減少。若是中標真的乘受不了賠本的風險而爛尾,則政府雖可追討損失,但利從何來呢?

          其二是此制度令逐善求全者喪失服務機會。凡是依足標書,有意追求完美標準者,其訂價自難與割喉式的同業競爭。結果是每人都或先或後向現實低頭。輪流作賠本生意,放棄求全的目標。若長此下去,服務質數難以維持,殊非大眾之福。平非經濟,總不是虛言的。

與其他概念不符

          政府有些運作規則,雖是讓自由出價競爭作決定,但心中仍有基數作制衡。拍賣地段便是最佳的例子。雖曰價高者得,但價高於他人而未達內定之價時,政府仍可拒絕售地。是則價低者得這遊戲,政府是否也應訂立一個合理數字,而不一定接納最低的價呢?

          誠然,標書上必有聲明政府不一定接受最低價者云云,但實質上有多少例子是政府拒受最低價的標書?就筆者所知,曾有一中標者,竟是以一元投得的(筆者願負文責,但消息來源恕不透露)

          此外,社會上有很強烈的聲音,要求設最低工資的法例。此議很難反對,但卻牽動這投標制度問題。若使投標無論怎樣低,也無人考慮是否合理,則工資又不許向下浮動,兩者概念是否相違呢?

          更有是承擔責任期限問題。許多測量工程,於完成後,專業人仕還須承擔很長的責任期。有些測量工程須承辦的專業人仕繼續買此工程保險達六年。而許多地界測量,其承擔責任,幾可說是永遠。筆者於三年前所測的一項地界定位,現須要訢訟,排期於明年,須本人出庭作証。這說明了專業服務,是須要經歷長期考驗,及完工後的跟進,不應委任公信力有問題或短暫埋班的人仕執行。至於怎樣選擇可靠的人,當然沒有必行的良方。但純以價低者得的方式而挑選,則肯定難達此目標。

林步(Limbo)舞姿

          以前流行一時的林步舞,並衍變為遊戲,原則與跳高相反。方式是把架起的橫杆,盡量放低。遊戲者除雙腳外,身體其他部份都不許著地,從竿下穿過。這是考驗腰力腳力和平衡力的遊戲。寫此文時,我想及此遊戲,認為這正好把此投標制度形象化。試想這遊戲的要求,大隻佬自非瘦削者對手。而後者亦必須屈膝彎腰,低頭貼地去過關,極盡卑恭之態。要求愈減愈低。偶一不慎則人翻竿跌,難以番身。價低者得的招標模樣,不正是如此嗎?

結論

          價低者得的招標方式弊端不少,亟須檢討。它的原則是基於理想化的假設,但現實是頗有距離,特別是不適用於專業服務的範圍。改善之道是避免百份之百地考慮價錢,應包括若干程度去考慮技術、資歷等因素。政府的招標政策,固有一類是分別對技術和價目分別評分。這是較合理的制度,應廣泛地應用,而盡量避免純價低者得。希望這投標遊戲,不要變成優敗劣勝的遊戲。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
梁守肫

06/07/2000

 

版權所有© 2002 梁守肫土地測量顧問有限公司